<span id="be1b463d63"></span><address id="bfd377e746"><style id="bg73f447c2"></style></address><button id="bl3d878126"></button>
                        

          游沱江优美散文

          散文随笔 时间▄■▓:2018-12-26 我要投稿
          【www.unjs.com - 散文随笔】

            翘首以盼的北京奥运已经落幕,我在感悟全民迎奥运热烈氛围的同时,也通过体育锻炼的方式与奥运同行,分享快乐▄▓。

            进入夏季以来,我在一些酷爱游泳的朋友鼓动下,每天都要到沱江游泳。这是一件挺不容易的事情▓█,因为在这之前我已经近40年没下河了,有时图个高兴,也只是偶尔在游泳池里游上两下,在江河里游泳的那种感觉几乎荡然无存█■▄。

            久不下水,水性已大不如从前,动作显得僵硬无力,游上一会儿就气喘吁吁███,稍不留神还要呛一口水,更不敢贸然游向对岸或长途放游。但我仍然乐此不疲,坚持自定的循序渐进的健身计划▓▓,每天都处在兴奋状态之中,不游个筋疲力尽是绝不罢休。宽阔而凉爽的江水让我重新感受到了流水浪花的搏击滋润和亲近自然的豪情意趣。

            前两天遇河水猛涨▄■▄,江水奔流湍急,我有点心存胆怯,只敢在水流稍缓的浅水区域游一游,而更多的时候是立在岸边■■■,带着羡慕而无奈的心情,看着那些在河中心自由自在逐流冲浪的“弄潮儿”。触景生情▄■▄■,我不禁回忆起自己年少气盛之时,在沱江游泳的许多事情来……

            我学会游泳还是在“文革▓▄▓▄”时期,那可是一个崇尚江河游泳的特殊时代,毛主席“游泳是同大自然作斗争的一种运动,你们应该到大江大海去锻炼▄▓”的号召和“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豪迈诗句,鼓舞着无数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的人们走向江河▄■▓。内江拥有得天独厚的游泳自然资源,畅游沱江的活动搞得有声有色。那时的沱江水面宽敞,河水清澈▄▓,一到夏季,河里游泳戏水的人密密麻麻,就像下饺子一样,热闹非凡▓█。

            我的父母开始对我学游泳持反对态度,而我却常用毛主席语录做挡箭牌,让父母哭笑不得,欲禁不能█■▄。当然,我最初下河时还是要尽量瞒着父母,每次游完回家前都要先跑出一身热汗,害怕父母在干燥光滑的手臂上划出白道而遭到训斥███。

            我和同院的一群少年男女跟着会游泳的大朋友下河,而且从未用过救生圈,在河里练习的时间长了,自然而然就熟悉了水性▓▓,掌握了技术。不过我的游泳姿势显得业余,主要学的是内江流行的传统泳姿“哈凉水”▄■▄,其动作特点是两不像,下肢像蛙泳蹬腿,上肢像自由泳摆臂,至今都不会双腿交替拍水■■■。在安全方面,大朋友不准我们放单线,不准单独到危险的地方,但大家也没有太多的顾忌和羁绊▄■▄■,表现出的只是兴趣、勇敢和从容。

            在江河游泳真正过瘾的是横渡和放游。

            我们横渡沱江是从机床厂附近的擦耳崖下水▓▄▓▄,游向河中心洲坝,在松软发烫的沙地上或仰或卧,身上敷满沙粒(现在看来,这还是一种经济实用的理疗呢▄▓)▓█▄■,伸展四肢,闭上眼睛,享受一会儿日光浴,把皮肤晒得黝黑光亮▄■▓。然后又游过洲坝那边的河道,沿着河岸向上走一段路程,再全程游回。有时兴致来时▄▓,还要游上两个来回。

            最为惊险和刺激的就是涨水时期在沱江“放浪子”了。

            涨水时期的沱江▓█,河道加宽,水流奔泻,波浪叠涌,漩涡连生█■▄,水花飞溅,涛声震耳。我们七、八个人带上两个旧轮胎███,载上衣物,从花园滩下水,一直放到椑木镇附近才起岸。我们在江中时而逆浪扑面▓▓,时而随波逐流,当接近沱江大桥时还会遇到一尺高的排浪,它一会儿把你抬向浪尖,一会儿又让你落入浪底▄■▄,整个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如果遇到大的漩涡,必须沉着冷静,尽快用力游离漩涡中心地带■■■。当水流相对平缓时,我们就用仰游来调节一下体力。此时平卧水面,遥望天空▄■▄■,水天一体,云随我行,岸向后移,自己就像置身于一幅缓缓展开▓▄▓▄、宽阔无比的山水画中一样……这种特殊的感受是其他任何活动都不能比拟和替代的。

            夕阳西下▄▓,天色渐暗▓█▄■,岸上一边乘凉一边观看洪水的人越来越多,大家指指点点,七嘴八舌,评论洪水和在水中游泳的人▄■▓,我的思绪又回到了现在。

            在不久前的一次朋友聚会中,大家谈到了游泳的健身娱乐作用和社会影响。有一位体育界的朋友发表感言▄▓,他曾看到媒体报道说有人在河中溺水,岸上有数十人围观喊叫却无人下水救人,媒体最终给出的结论是此事折射出社会的人情冷漠,我的朋友对此持有不同观点▓█。他说,他曾对喜欢在岸边观看游泳的人做过询问调查,其中竟然十有七八不会水性!既然不会水性█■▄,又怎敢下河施救?他的结论是:游泳活动的普及今不如昔,因为现在的家庭都是独生子女███,学校比拼的是应试教育,社会各方都怕出事担责,在这种环境下谁还能想到鼓励和组织游泳?

            我赞同他的观点,也感慨如今在岸边陪伴观看的比下水游泳的多▓▓;在泳池游泳的比到江河游泳的多;带救生圈和漂浮物游泳的比徒手游泳的多。不可否认,江河游泳的危险性比其他项目大▄■▄,重视安全十分必要,但这种安全完全可以通过正确的引导和有效的组织来保证,因噎废食是不可取的。

            我自信■■■,我能把游泳坚持到冬季,并且一直坚持下去……